当前位置: 主页 > 法治新闻 >

朝阳市双塔区检察院徐连庆串通董利成捏造事实诬陷强新力手段卑劣
时间:2024-01-23 19:44来源: 未知 点击:

朝阳市双塔区检察院徐连庆串通董利成捏造事实诬陷强新力手段卑劣

尊敬的中共辽宁省纪委、监察委、政法委领导您好!

我是强新力,身份证号210304196501261216。我实名控告朝阳市双塔区检察院原科长徐连庆、沈阳国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董利成(现北京世纪国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李景艳(现北京世纪国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相互勾结捏造犯罪事实、诬陷我受贿,致使朝阳市双塔区人民法院于2010年12月15日做出12年刑事判决,使我蒙受不白之冤,身心遭受巨大摧残,心灵创伤至今无法治愈,恳请纪检监察领导严肃查处徐连庆、董利成恶意串通、采取刑讯逼供的残忍手段、掩盖事实真相、捏造犯罪证据、非法诬陷他人、扰乱司法公正、致使审判机关错判的严重违纪违法行为!扫除恶势力,还以清朗人间!

董利成、李景艳开设有沈阳国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国源),依托当时辽宁省国土资源厅(以下简称省厅)的背景(二人均供职于省厅),2006年10月承揽了“鞍山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修编”(以下简称鞍山修编项目)项目,项目金额719.3万元。

由于沈阳国源并没有把骨干力量和主要资源投向此项目,使鞍山修编项目推进不及时,与鞍山市政府和国家、省厅政策衔接、指标落实偏差等问题,使我与其他鞍山同事兼职作为鞍山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修编工作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的通信人员,要经常与沈阳国源联系、转达、沟通鞍山修编项目的许多政府信息和事宜,对其公司的推诿、拖沓难免产生分歧和不快,直至2010年3月8--14日,鞍山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修编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指派我专程去沈阳国源蹲点推动鞍山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大纲的编制修改,督促加快鞍山修编项目进程,致使董利成、李景艳暗中记恨我们这些不断督促的工作人员,我便成为他们蓄意谋害对象。

期间的2007年,鞍山市政府面对项目用地与现行各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不协调紧张状况,决定报请对鞍山市千山区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按法定程序进行调整,确定委托正在为鞍山服务的沈阳国源承担“局部调整千山区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实施影响评价”工作,沈阳国源报价205.08万元,最后政府确定为94.56万元(沈阳国源方面认为我们审查过严格),这也使他们产生记恨。2008年,鞍山市政府决定依然由沈阳国源承担“鞍山西部地区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局部调整”评价工作,但项目金额仅为30万元,沈阳国源不得不接此项目,最后李景艳找我委托鞍山本地人员作此项目的劳务方,由沈阳国源付给20万元的劳动报酬。我要求下岗的妻子会同鞍山相关人员利用业余时间,租借仪器设备历时近半年完成调查、评价报告等一系列工作,成果由沈阳国源上报,邀请专家评审(评审费由鞍山劳务费中支出),最后上报国家批准调整规划。同样2009年,鞍山市政府依然确定沈阳国源承担“鞍山市2009年一次性报国务院批准用地《鞍山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局部调整》”工作,项目金额88.5万元,李景艳也委托我们依然采用2008年的模式具体实施项目工作,劳务费给40万元,但此次历时近七个月。

在2010年,北京世纪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被国家司法调查时,董利成、李景艳这对狼狈为奸的无耻男女为开脱自己的罪责,将对我的记恨发泄出来,抛出了蓄谋已久的栽赃陷害阴谋,将2008年20万元劳务费和2009年劳务费恶意歪曲成“鞍山修编项目”的行贿款。

2010年6月18日,朝阳市双塔区检察院徐连庆等人仅凭他二人的一面之词,将我带至朝阳市双塔区检察院装有层层铁门的阴森地下室,采用车轮战、冻、饿、不让休息等多种恶劣手段刑训逼供,都被我坦荡的正气陈述所轭制。7月5日上午8点,丧心病狂气急败坏的徐连庆等将我带出朝阳市看守所,带至双塔区检察院某地下一个昏喑小屋里,俆连庆强逼我直立站在地面中间不许动,给我带上密不透风的摩托车头盔,对我实施不许靠墙喘息,不许弯腰,不许下蹲,不许讲话等任何休息缓解活动的肉体体罚和连续审讯的残忍精神摧残手段,不许我做任何缓解疲劳的动作,徐连庆还不准许给我喝水和食物,严重侵犯我的生命权和休息权。他们每二个人一组轮流换班折磨我,对我实施非人道的残酷且漫长的身体摧残和精神折磨,这样的煎熬中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或许是对他们恶劣手段的不齿或是出于对一个弱者的同情,我由一年青人口中得知他们是每两个小时换一个班,己经第三天了。期间,我数次疲惫的几乎昏倒,每到这时迷迷糊糊中的我马上会听到他们一声震耳欲聋的呵骂或恐吓,我浑身马上会颤抖的被吓出一身冷汗,头被捂得汗与眩闷,使我已看不清四周的环境,却时不时的有人冷不防围在你身旁悄无声息的转动,刺耳的喝骂令我毛骨悚然,饿与渴、恐怖与疼痛煎熬着我,精神高度紧张与身体极度虚弱,使我整个人已处于崩溃状态。此间,徐连庆不时的拿出李景艳、董利成污蔑我索贿的证词让我看或读给我听,不时地有意无意地透露我家人如何如何交代“我的罪行”等等引诱性的语言,还恐吓我没有口供也要判我等意志摧残手段,诱使我按照他们想要的说,直至我要不时重复的问“这样说可以吗?”人己到了无意识不能自主状态。我就这样被徐连庆丧心病狂的折磨四个白天三个夜晚。至7月8日半夜,身体极度虚弱、浑身剧痛难耐的我才被送回看守所,昏昏沉沉睡去,第二天我全身疼痛难忍,但无人理会,直至7月11日晨我疼得满地打滚、痛不欲生,看守所的警察才将只能爬行的我带去朝阳市中医院看病,我被诊断为急性胃肠穿孔紧急住院治疗,接诊的医生都直呼好危险、没人性。

在医院仅治疗6天(他们要求我个人支付医疗费用外,还没有人性的将几乎无法自主翻身的我牢牢拷在病床上),在病情未完全好转的情况下,徐连庆强行将我带回看守所,回没有基本治疗条件的看守所进行所谓的治疗,致使原本身体强壮的我到目前为止一直感到头脑昏沉,思维错乱,时常产生幻觉,营养不良,消化系统失能,常发生腰脱或腰部扭伤疼痛,心里阴影无法驱除,时常感到恐惧,丧失生活信心,迷失了人生方向。

此后,我不得不屈服于他们的淫威,在被折磨的遍体鳞伤失去生存希望的情况下,任其教唆编造,尤其在他们威逼下我交出银行存单时,那种贪婪与欣喜跃然浮出,徐连庆还在看守所的讯问室煞有介事的刻意避开监控问我存单在哪里,许诺给我帮助,还承诺让我见家人等等,并迫不及待地去鞍山到我家威逼我爱人交出家中积蓄,带我回鞍山到银行储蓄所取现金,在达到他们险恶的目的之后,就匆匆忙忙将我重新送回朝阳市看守所,再就是听到他们买了什么什么车的窃喜等等,丑陋嘴脸个人私利暴露无遗。在此,我大声控告一定要将徐连庆这种为已之私、丧心病狂、残害他人以换取个人政治私利的害群之马,将他阴险无耻、侵犯人权、刑讯逼供、捏造事实、危害社会之恶劣行径大白于天下,严惩其所犯罪行,清除社会肌体毒瘤,扫除司法领域里的怪胎,还法律以尊严。

鞍山修编项目合同签订的日期是2006年10月,在此之前市政府已经决定了且沈阳国源已开始了前期工作。当时董利成是辽宁省国土资源厅信息中心主任(正处级),而我2006年10月还只是鞍山市国土资源局综合规划处的副处长,2007年4月27日才任职为处长(实际为科级,称呼为处),况且2006年7月鞍山市政府已就鞍山修编项目成立了以市长为组长的“鞍山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修编工作领导小组”,确立了组织机构,领导小组成员为市县区政府一把手和市相关委办局的局长38人,下设办公室正副主任也由市政府副秘书长、国土局局长担任,我只是下设办公室非正式的通信联络人员,既无鞍山修编项目决定权,也无鞍山修编项目参与权,对我行贿也有点太藐视领导的权威。

而我用自己的专长和当时省专家的学识参与2008年、2009年的局部规划调整劳务工作,便成了此二人记恨的发泄点,当此二人再同朝阳检察院的徐连庆之流臭味相投时,仅凭此一丘之貉男女一面之词,我便被描述成了大肆索贿的公务员,以此肆意抹黑政府形象,以达到他们自我逃脱罪责和谋求政治私利的目的,使我一个原本热爱国土资源事业、为地方发展积极努力不辞辛劳昼日奔波于省会、首都勤恳工作的人蒙受不白之冤,落入人间地狱。谁见过将所谓的受贿款光明正大的以个人名义存入国有银行?谁见过所谓的贪腐罪犯敢坦荡的公开陈述自己的收入直面调查非议?为什么向沈阳国源总经理李景艳转达政府及国家文件要求、催促鞍山修编项目进程就变成了暗示李景艳我需要钱了?暗示怎么好理解还要暗示干嘛?

我在入狱期间从没有放弃与恶势力的抗争,从没有忘记洗刷自己不白之冤。我委托我爱人2011年向朝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3年向监狱管理局提起申诉,2014年向省高法控告。董利成为封住我的口、按抚我受伤害的心灵不时给我爱人汇安抚费。在我的不屈抗争和努力下。2017年12月1日董利成、李景艳终于公开承认2008年和2009年劳务费和恶意诬陷我的事实,所以我在此恳请公正的纪委、监委、政法委领导对徐连庆、董利成、李景艳提起公诉,惩治他们这种不良商人的罪恶,剔除检查机关中隐藏的毒瘤,还我十年大狱的清白。

尊敬的纪委、监委、政法委机关,您是党和人民授予的公平公正公开廉洁执法权力机关,朝阳市双塔区检察院徐连庆却掩盖事实真相徇私舞弊,串通董利成诬陷他人捞取个人政治私利,严重损害了司法机关的社会公信力!

以上举报,如有不实,举报人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此致!

实名举报人:强新力

身份证号码:210304196501261216。

联系电话:13042607453

2024年1月18日

 
责任编辑:李自强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免责声明:中国民生播报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民生播报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中国民生播报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Copyright © 2002-2023 Chinamsbb. 中国民生播报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
11111111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1111111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