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法治新闻 >

白山市民呼吁除恶务尽深挖袁凤友余罪及其背后保护伞
时间:2024-01-12 22:18来源: 未知 点击:

近日,刑事犯罪被告人袁凤友之妻宇洪梅(刚刑满释放)在网络上为袁凤友发帖炒作喊冤,妄图通过混淆视听,颠倒是非,污蔑陆钧、彭修文等人对袁凤友违法犯罪事实的实名举报,其所发贴文纯系诬告,大有为袁凤友违法犯罪洗白、翻案之势。袁凤友违法犯罪一案轰动白山,袁凤友虽已伏法,但袁凤友造成的危害后果并未进行相应处理,已经在这起严重反常的刑事判决改判案中受益的宇洪梅在网络上捏造事实,导致广大网友和多名受害者对法院裁判的公正性产生了严重的质疑,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作为被袁凤友迫害的受害人,有必要对袁凤友真实的违法犯罪过程进行如实披露,以正视听!

2012年,彭修文在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区建设温泉宾馆,资金有缺口,经朋友介绍与袁凤友相识,想向袁凤友借钱临时周转。袁凤友说,借什么钱啊,现在煤矿效益好,咱们合作吧,我收购你一部分煤矿股份,共同经营,做大做强,盈亏共担。因此双方签订了合伙协议,袁凤友向彭修文的煤矿投资了4000万元,占神龙矿业集团旗下佳欣煤矿和佳欣煤矿周边的探矿权51%的股权,袁凤友担任神龙矿业集团法定代表人,双方共享经营红利、共担经营风险。为此,江源区副区长郭建刚亲自为神龙矿业集团主持了隆重的开业庆典,区长孟昭轲到场并讲话,全区各大机关领导近300人出席了这次开业庆典,袁、彭二人的合作在江源区可谓家喻户晓。袁凤友到任后,立刻将彭修文经营佳欣煤矿的管理团队全部遣散回家,全部替换成袁凤友带来的人员进行经营管理。袁凤友的团队经营不到一年时间,原本盈利丰厚的佳欣煤矿到年底反而亏损了2245万元,这其中到底是何原因亏损至今不得而知。2013年初,江源区相继发生两起瓦斯爆炸事故,国务院事故调查组到江源区开展调查工作,这也导致白山地域的煤矿全部停产整顿。双方合作不到一年,煤矿因经营不善亏损,加之政策性的停产让袁凤友意识到江源区的煤炭行业不好做了,于是袁凤友违背合伙协议约定的共担风险条款,单方面提出退伙,要求彭修文全额退还他的入股资金。彭修文不同意袁凤友不经过清算退伙。结果,袁凤友利用欺诈的手段哄骗彭修文,以给彭修文贷款7000万元(姜天君可证实此事)为条件,让彭修文在2013年4月10日给袁凤友签下了4000万元的借据。结果,贷款之事根本就是骗局,虚构的贷款7000万元骗局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拿到起诉彭修文的诉讼证据。后期,袁凤友通过彭修文打的这个4000万元借条在白山中级法院以民间借贷为案由起诉了彭修文,要求彭修文偿还袁凤友4000万元,利息2800余万元。同时,目的性非常明确的针对彭修文与其他人合伙(彭修文占股50%)的金矿进行违法保全,保全后袁凤友立刻组织社会闲散人员违法在金矿入口公路上设置“监管处”,利用挡车杆拦截过往车辆,其中一辆运矿石的车辆被其扣押3个多月。

2015年8月,白山中院作出(2015)白山民二初第48号《民事判决书》,判令彭修文立即付清袁凤友本金4000万元,利息2047万元。彭修文接到这个判决后立即电话质询主审法官高明义,高明义说,这是领导让这样判的,我说了不算。袁凤友不交诉讼费(38万元诉讼费至今未交)就可以打官司,这也是领导定的。为了霸占整个金矿,公然不顾及该金矿案外人合法权益,同一法院执行局仅隔几天时间先后作出了两份截然相悖的裁定来驳回案外人诉求,这也是领导定的。这分明就是有人在背后操纵!

随后,袁凤友迫不及待地向白山中院申请对彭修文等被执行人申请执行,负责执行的正是因受贿和违法执行、滥用职权而被判处六年有期徒刑的鹿贵金,鹿贵金极尽为袁凤友违法执行之能事,袁凤友为霸占彭修文金矿,操纵鹿贵金违规选取评估机构,将价值上亿元的金矿评估为2000多万元拍卖;操纵鹿贵金篡改法院的执行笔录,将已还本金4000万元改为还利息4000万元,转而再次执行彭修文本金4000万元;操纵鹿贵金枉法裁判,将另案申请执行人的执行款执行给袁凤友;操纵鹿贵金滥用职权,将彭修文拘留15天,并移交公安机关以彭修文涉嫌拒执罪查办,但公安机关介入调查后,发现彭修文根本不构成拒执罪,才不得不解除对彭修文的违法拘留。

袁凤友与鹿贵金二人作恶多端,必然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可谓应验了那句善恶终有报的因果报应的名言,鹿贵金也因受贿和违法执行、滥用职权罪被判处六年有期徒刑,目前仍在服刑。

由于该执行案件在白山人大、政法委领导们多次见证下已经和解,并且彭修文履行承诺后,该案件应当终结的事情白山中院无不知晓,袁凤友通过时任白山中院执行局局长陈大龙(2023年2月10日,陈大龙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与省高法的关系以“加快案件推进执行,提升案件办理质效”为由,把已经和解的案件移交到延边中院重新执行。

2021年9月,延边中院违法强行将彭修文仅占部分股权的金矿进行了拍卖处理,给彭修文及彭修文的合伙人造成了上亿元的经济损失,至今延边中院还未明确告知彭修文到底欠袁凤友多少钱,欠的是什么钱,5000多万元的拍卖款始终存放于延边中院的执行账户中而不作任何处理。这种不作为的执行行为,彭修文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却反遭袁凤友的妻子造谣污蔑!是可忍,孰不可忍?!

鹿贵金和陈大龙的相继落马,证实了该案在审理和执行过程中一直存在枉法裁判的不法行为。当今社会,什么人能开设赌场?什么人敢敲诈勒索?什么人敢霸占他人矿山?什么人又能操纵公安、指挥法院?这难道是袁凤友没有被定涉黑的原因?涉黑就得打伞,有伞就有腐败,伞为求自保必定会出手相助。陈大龙、鹿贵金只是小伞,背后大伞现在一定是如坐针毡。大伞一日不除,袁凤友的罪行就有可能一减再减,法律的尊严和公信力就荡然无存了。袁凤友与其妻子宇洪梅犯开设赌场罪证据确实充分,西安区法院第一次判决量刑应算适当,但为何发回重审后同一法院又将开设赌场罪改为赌博罪,并在判决未生效的情况下提前解除对宇洪梅的拘押?试问,若无压力、交易、贪腐,主审法院怎么会牵强改判?在中国共产党第二十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总书记再次强调坚决打赢反腐败斗争攻坚战、持久战。天网恢恢,相信对那些滥用手中权力大搞权钱交易的违法腐败人员必将被绳之以法。

以上是袁凤友及其同伙违法犯罪的铁的事实,均有据可查,彭修文对真实性负法律责任,鉴于袁凤友得了便宜还喊冤的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的无耻行径,作为受害人,强烈要求司法部门、监察部门对袁凤友及其妻子宇红梅定罪量刑的证据及轻判的理由作出全面复查,给受害人及广大人民群众和法律一个客观公正的判决结果。(实名发帖人 彭修文)

原文来自腾讯新闻:https://page.om.qq.com/page/Ox6kn2Mv1MrDCsABAB1hR56Q0

责任编辑:李自强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免责声明:中国民生播报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民生播报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中国民生播报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Copyright © 2002-2023 Chinamsbb. 中国民生播报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
11111111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111111111号